丁若鏞<觀雞雛說>

作者簡介

 

丁若鏞(1762年8月5日-1836年4月7日),字美鏞,號茶山、與猶堂,人稱之為丁茶山,諡號文度公,朝鮮實學宗師、哲學家、文學家、詩人也。歷任朝鮮文藝館檢閱、司憲府持平、司諫院正言、弘文館修撰、奎瀛府校書、谷山府吏、刑曹參議;學貫東西顯學,不拘泥於古道,不狂傲於新學。惟朝鮮黨爭禍國殃民;1801年,正祖崩,信聖教、好西學之時派南人黨即為僻派迫害。家兄丁若因銓皈依天主教,殉道於辛酉邪獄(1801年);文度公亦見流放。文度公察民情,重人倫,歸孔孟古道,倡「考弟也者為仁之本」。

 

文章背景

 

是文撰於文度公仕途尚算平順之時,惟文度公已厭朋黨之奸險。以雞雛有考弟譏時人無考弟,蔽於權慾,大興朋黨,殘害忠良,實為仁道旁落矣。

 

正文

 

昔程夫子[1]觀雞雛[2],記者曰仁也[3]。余家京城之中,猶歲[4]養雞一羣。樂觀其雛。方其新說于卵也[5]。黃口脆輭,綠毳蒙茸[6],片刻不離母翼。母飮亦飮,母啄亦啄,和氣藹然[7],慈孝雙摯[8]。稍長而離母,則又弟兄相隨。行卽同行,棲卽同棲。狗唁則胥衛[9],鴟過則相聲[10]。其友愛之情,又油然可觀[11]。孝弟也者,其爲仁之本歟[12]。汝等雛之稍長者也,雖不能專愛于父母,顧不欲篤情于兄弟[13],反爲彼至卑至微之物所笑而賤之也乎[14]。吁[15]。

 

    1. 程夫子,程頤(字明道,1032-1085)也,宋明理學大宗,其理與文度公相左,惟文度公猶敬之若賢士。
    2. 雞雛,即幼雞。
    3. 者,代詞,即「此事」。記此事作為仁。與今意「記者」一職無關。
    4. 猶,猶如。歲,時光。猶如當年程夫子之日子一樣。
    5. 說,通脫。卵,蛋。當雞新破蛋而出之時。
    6. 輭,通軟。黃口,幼雞小嘴黃色,故稱黃口。指小雞初生故軟弱。毳、茸,皆指細毛。蒙茸即為披上細毛。
    7. 藹然,和顏悅色。
    8. 雙摯,真誠互相對待。
    9. 胥,互相。胥衛,互相保護。
    10. 鴟,即鴟鴞,食小雞之凶鳥。鴟飛過,則小雞同聲大叫,或通知左右走避,或以聲嚇退鴟鴞。
    11. 油然,適舒之貌。
    12. 語出《論語》<學而第一>:「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13. 顧,但是。篤情,深情。你們人類之幼子稍為長大時,既不能專心愛戴其父母,又不想深愛其兄弟。
    14. 賤之,看不起已長大之人類。人類長大後,不愛父母又不愛兄弟,故反受「至卑至微之物」(即新生之小雞)所恥笑。以小笑大,以小賤大,或隱含文度公對朝中權貴之恥笑。
    15. 吁,歎息詞。大人竟不如小雞,故歎息。

 

楊儒賓教授言,雖文度公與程夫子同觀雛雞,但旨趣不一。程夫子諸理學家好玄妙之理,認為禽獸之中有神妙之天道。然文度公之行文無玄妙之理。予按:文度公之觀雛僅有實情:雛有情,若人有情。予按:雞有雞倫,犬有犬倫,人有人倫。倫成於同類共處。同類共處則相依,相依則生倫理,倫理即顯「仁」。仁非玄妙之理,乃真摰之情感。

觀乎文理,文中先以「昔程夫子觀雞雛,記者曰仁也」 引入,轉而提及「余家京城之中,猶歲養雞一羣」,又言自己「樂觀其雛」,作古今之對比。「記者曰仁」為文眼所在。及後具體描寫小雞成長之歷程,清楚解釋小雞如何昭「仁」,其中對偶佳句甚繁,又融情入境,文從字順。既詳描雛雞昭仁之諸行,則抒情,曰:「其友愛之情,又油然可觀」。既抒情,即引《論語》說理,曰「孝弟也者,其爲仁之本歟」。小雞有孝弟,故有仁之本。

然而,下句筆鋒一轉,稱「汝等雛之稍長者」,即不愛父母又不親兄弟,終反被小雞笑之、賤之。欣賞小雞之喜化成歎息大雞無仁之悲。觀乎全文,以一理「仁」貫之,以一情「考弟」通之,情感流變通順,描寫情景交融,實為東國一代雅文。

 

練習

  1. 請列出文中兩句對偶句。
  2. 請為下列主語省略之句子補上主語。
    1. 記者曰仁也
    2. 樂觀其雛
    3. 和氣藹然
    4. 行卽同行,棲卽同棲
  1. 「記者曰仁也」之「者」何解?「汝等雛之稍長者也」之者又何解?
  2. 語譯下文為爾之今文(國、粵、韓或日文等):「汝等雛之稍長者也,雖不能專愛于父母,顧不欲篤情于兄弟[13],反爲彼至卑至微之物所笑而賤之也乎」
  3. 文理淺析
    1. 為何文中不直接言雞雛,而要先引程夫子觀雞雛之事?
    2. 為何「孝弟也者,其爲仁之本歟」一句,不見於文首,反見於文末?試以文理結構淺析之。
    3. 試述全文之感情變化。
    4. 本文為何以「吁」作結?
    5. 作文
    1. 【議論】文度公以雛雞「片刻不離母翼」及「弟兄相隨」言雛雞有考弟、有仁,其理安在?爾與文度公乎?請抒己見。
    2. 【雜記】請以一物為題撰文,描寫之,從而抒發情感或思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