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聽我言乃聽道言:支持理念非個人崇拜

非聽我言乃聽道言:支持理念非個人崇拜

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曰:「非聽我言,乃聽道言。」道理之成立,不在乎提倡道理者,乃在乎道理本身,故人不宜因人廢言。曹劌非肉食者,猶入見論戰;阿摩司為牧人,猶宣講預言。惟世人往往未能區分理念與個人。無論理念多麼合理,只要理念提倡者其貌不揚,人們即唾棄其理念;反之,無論主張如何荒謬,只要主張提倡者的貌美如花,人們即支持其主張。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是膚淺的;他們只會留意具體的個人,不會思想抽象的道理。選舉政治更加深了這種膚淺的觀點,進一步把個人與理念混為一談。政黨往往將候選人當成是一種理念的代理人,向選民灌輸一種錯誤的概念:把支持候選人與支持理念完全捆綁在一起。你支持泛民候選人就是支持民主,反對泛民候選人就是反對民主;你支持建制候選人就是支持愛國愛港,反對建制候選人就是反中亂港;你支持「本土」候選人就是支持香港建國,反對「本土」候選人就是反對香港建國。於是政敵對於候選人作出的種種人身攻擊就忽然被轉化成對其理念的批評。

提倡個人崇拜、混淆理念與個人,一方面是選民的責任,另一方面也是所有政治與社會運動參與者的共同責任。每當我們提出一種政治主張之時,我們總是急不及待地向全世界宣稱「我認為乜乜乜」、「我主張乜乜乜」,仿佛要為自己的政治主張註冊專利、建立知識產權了。一旦有其他人提出相似的想法,就急不及待的指控他人,說「你抄襲我」、「你模仿我」,竭力將政治理論和意識形態據為己有。選舉之時,政黨候選人就以某政治理念唯一代理人自居,從而取得最多的選票。如果你支持台獨卻又不投民進黨的候選人,你就會被罵是統派;如果你支持一中卻又不投國民黨的候選人,你又會被罵是獨派。可是,選舉結束後,選民的惡夢就馬上開始;他們以為自己投票是支持了一個理念,但事實上他們的選票僅反映在一個候選人的得票身上。這個候選人無論是勝選還是敗選,也可以隨時改變自己的立場,改變自己的主張;或是表面上堅持自己的主張,實際上其背道而馳,或作出一些損害自身形象的行為。例如過去聲稱反對廿三條立法的民主黨現在竟然聲稱廿三條立法可以討論細節,聲稱支持言論自由的公民黨竟然要告律政司以公安條例控告建制派的何君堯。在宣誓時說一句「fucking 支那」能夠宣揚港獨或民族自決理念嗎?結果只是讓大家覺得港獨派是一群沒頭沒腦的年青人,令港獨論述隨著青年新政承受辱罵而一同崩潰。

聖經之所以經常批評驕傲自大的人,正正是由於驕傲者往往以為自己就是真理本身,而不知道自己只是盛載真理的工具而已,只是一個傳送真理的契弟;我們都是犯了罪的契弟,豈能自義?故耶穌曰:市上問安、爲人稱曰、夫子、夫子、然爾勿受夫子之稱、爾師尊乃一、卽基督、爾曹皆兄弟、勿稱在地者爲父、爾父乃一卽、在天者、亦勿受師尊之稱、爾師尊乃一、卽基督、爾中大者、當爲爾役、自高者降爲卑、自卑者升爲高也、○」(聖馬太福音23:7-12)
身為為基督徒的黃毓民先生聲稱自己「但開風氣不為師」,事實上卻經常強調自己才是理念的提倡者,把自己當成是師尊、夫子,字裡行間總是表現出一種很強的我執。對於那些異教徒,他們喜歡如何自稱,教會猶可不加理會;然而,如果一個基督徒政治領袖亦把自己當成是夫子、師尊,必降為卑。無論是「本土、民主、反共」、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等主張,其道理也是獨立自存而非依附任何政治領袖的。人會死去,但理念不會死去;唯有理論矛盾才能導致理念的真正死亡。

一旦一個陣營混淆了個人與理念之間的關係,其成員最終也會陷入爭奪「理念代理人」地位的內鬥之中。初期教會亦嘗有此事,大家爭奪「大佬」、代理人的位置,於是陷入內鬥之中。聖保羅的回應非常簡單。彼曰:「爾中有言宗保羅、宗亞波羅、宗磯法、宗基督者、基督豈有別乎、保羅豈爲爾釘十字架、抑爾藉保羅名領洗乎、」「蓋基督遣我、非以施洗、乃傳福音、吾不憑智言者、恐基督釘十字架之道、歸於無有、夫十字架之道、沉淪者視爲不智、我儕得救者、視爲上帝大用、」(哥林多前書 1:12-13,17-18)世上沒有一人配得算稱自己就是真理之代理人,因為世人都是罪人。惟有基督上帝才有資格將自己個人與聖道本身劃上等號,因為祂是上帝。

或許我們永遠也無法區分支持理念與個人崇拜,除非我們能夠脫離選舉政治的利益計算思考。提出論述、理念者,必須擁有開放其論述的胸襟,而非把自己當成是理論主張的唯一代理人;否則你的主張必然會隨著你的個人成敗得失和生老病死而灰飛煙滅。福音書有一個故事:使徒聖約翰見有一人,「不從我、而以爾(主)名逐鬼、故禁之、爲其不從我也」;然而,耶穌卻曰:「勿禁之、未有托我名行異能、而忍輕誹我者也、凡不攻我者、則向我者也。」(馬可福音9:39-40)約翰因見那一人不在門徒這一小圈子之中,沒有一同圍爐,就認為這外人無資格奉耶穌之名逐鬼;耶穌卻說,未有人能托其名行異能而毀謗了祂。聖道是向每一個人開放的,真理是向每一個人開放的。人皆有良知,皆有理性,皆有自由意志,皆可行道。放棄一己私利,不再壟斷「理念代理人」之地位,才是傳道之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