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幻想校園》番外篇10 — 寂寞的圓舞曲

從沉重的小提琴聲震動著舞台上的粒子。在粒子與粒子之間,在離開與組合之間,引力與排斥的拉扯,令兩者的關係撲朔迷離,只能隨著漸漸激昂的小提琴聲一直在旋轉,無法逃離這個圓周。

為了離開,她不惜一切;

為了一起,他絕不退讓。

「放棄吧⋯⋯」

她想要走上片刻的寧靜;

「放棄吧⋯⋯」

他寄望留下零碎的音色。

由琴聲引發的感情,刺激起在舞台上的兩者,急速的舞步縱橫交錯。那抱腰的手勢套在她的腰間,在左右交替之下,任她如何用力去拋開自己,也只是不斷圍著他而公轉,離不開他的中心。

演奏的小提琴隨著副曲的完結,一刻的激情漸入深谷,終於,在休止符下二人牽手跪下,雙眸對望,在男女的眼中,有著牽掛、有著迷惘、有著固執、也有著冷靜。

重拍子一直為著二人的衝動嘗試鎮靜,雖然大家也沒有表情,手還是用力被握著。

一直迷惘的除了台上的演員,還有台下欣賞的每一位觀眾,能洞察出他們的內心之人寥寥無幾⋯⋯

「Vinci⋯⋯」Nicole忍不住口輕聲問到身邊的好朋友:「妳覺得那女的可憐嗎?」

但一次的舞蹈表演中,未有細看清楚故事的三人看著舞者的表演,雖然是有故事性,但單憑肢體動作來了解故事的內容,似乎有點困難。

Vinci:「被這個不愛自己的男人糾纏著,真是說什麼也沒有用。」

Nicole聽得愕然:「真是,妳是學校的音樂女神,又怎會明白⋯⋯因爲妳都是被男生纏多了。」

她再問另一邊的Pinky:「Pinky,妳覺得呢?」

Pinky:「決絕就可以,沒什麼大不了。」

Nicole有點苦笑:「Pinky少了條愛情筋,問也沒有用!」

聽著兩個姊妹也無法理解自己的心思,也不明白故事的念意,心中的鬱悶還是無法釋懷。

Vinci摸黑之下,輕輕用食指點著Nicole的手臂,轉了半圈:「到底妳在胡思亂想什麼?」

Nicole:「不是我在胡思亂想,是這個故事的主旨!」

Vinci:「好好好……那妳告訴我這個故事發生什麼事好嗎?」

Vinci深知Nicole是個愛幻想的女生,總是將所有事情也聯想到大浪漫主義。

Nicole:「我覺得她愛上這個男人已經不能自拔。想放手,但又不狠心離開⋯⋯因爲他太好了,根本找不到下一個更好。可是又為什麼非走不可?」Vinci與Pinky見Nicole又一次進入了自己的黑色愛麗絲世界,還是不要打擾她⋯⋯

音樂緩緩奏起,期待的音階沒有伴隨,重演著這一首追追逐逐的糾纏關係,徘徊於木馬的浪漫,卻得到許願池的假希望,任那輪呔一直在滾動,還是跑在迴旋處的公路。

你沒有看見嗎?我的眼淚流下,流在一張泛紅的圓蛋臉下滑,

我沒有看到,妳的身影圍繞,繞在這片雪白的冰水湖上走。

「你留在那裡,令我著迷。」

「妳留在這裡,我不知道。」

一切一切,在乎於那被命運安排的人生,生生不息的循環下,生命只是一段線性的過客,沒有人可以逃出這個大自然的真理。

他走了⋯⋯妳放手吧⋯⋯

音色走到盡頭,手鬆開了。

出人意表的結果,Nicole繞著Vinci纖瘦的手臂,輕輕依偎著她,還說:「原來是這樣子⋯⋯就是吧⋯⋯妳們都猜錯了。」

Vinci勉強笑著:「也許是吧⋯⋯」

完場後,三人同行於場外。

突然,Nicole將Vinci的手臂纏實,不介意自己的胸部貼著Vinci的手臂,令Vinci有點難受、又有點打擊。可是Nicole還對Vinci抱怨:「Vinci,為什麼妳又瘦了?沒有肌肉的手臂,不好依靠!」

Vinci:「我沒有想過給人依靠呢!」

Nicole:「真是⋯⋯人家還沒男朋友,現在很需要男人的手臂⋯⋯」

Vinci聽著不悅起來:「我的手臂才不像男人!」

Pinky在旁冷冷笑著:「Vinci的手臂是我們三人中最粗,可惜。」

Vinci不甘心地掐著自己的手臂⋯⋯好歹也是少女的尺寸⋯⋯只是那兩個人瘦得過份。

就在Vinci與Pinky在比較著,Nicole又再陷入自己的幻想:「什麼時候才找到一個男生跟我跳舞呢?唉⋯⋯」

就在同時,卓龍跟超人一同打著蓋睡走出來,令Vinci感到出奇。

Vinci:「卓龍!」

卓龍:「呵欠……早晨……管樂團團長……」

超人沒精打采地回應,卓龍則在揮揮手。

「你們也有興趣這些現代舞的嗎?」卓龍問著Vinci,可是收起了興奮的心情,Vinci平淡說著:「不是很有,是來看表演之後寫報告用。」

卓龍聽著驚訝起來:「我們也是!不過沒想到這個故事會有以想不到的表達,竟然想到是以女主角不想放棄的出發點來……很有驚喜!」

Nicole聽後如獲知音,跳到卓龍的身邊:「你也是這樣覺得嗎!很厲害呢!」

就在這時,Nicole十分投入二人的交流,說清楚一點,是Nicole毫無掩飾自己的內心,將孤獨的感覺一一訴諸如卓龍身上,令Vinci不禁嘆了口氣。

「Vinci,Nicole又來了,不怕她會被卓龍誤會嗎?」Pinky托了一下眼鏡,淡然說後。Vinci卻安心笑著:「放心,卓龍不是這種人,也不會借機會傷害Nicole的。」

Vinci看著回望自己的卓龍,苦笑了一下,又再開始聽著Nicole不著邊際的少女心事。

「大多……Nicole當了卓龍是她的姊妹罷了。」Vinci迴避了卓龍的眼神,偷偷笑著。

DSE幻想校園》番外篇(10)—完

多媒體廢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