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憲法與華南自治

中華民國憲法與華南自治

 

行政院院長賴清德於月初指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誰知以白痴聞名天下的前總統馬英九竟然反駁說:「張三是一位才德兼備的行政院長,他的名字叫李四,大家不覺得怪嗎?」,又指「若台灣是個主權獨立國家,他的名字應該就叫台灣,不是嗎?」

 

顯然地,馬英九既欠缺法律知識,也缺乏歷史知識。第一,馬英九竟然不會分別國家與國號。華夏文明為甚麼在1368年到1661年會稱之為「大明」,1644年到1911年間會稱之為「大清」?這有甚麼奇怪呢?台灣此一主權獨立國家之所以稱之為中華民國,是有其憲法原因。李登輝提出的《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令中華民國憲法「在地化」,適應兩岸分治的政治現實,令台澎金馬(中華民國自由地區)能夠自行實行民主憲政。一方面,由於台灣省虛級化,事實上中華民國政府成了台灣政府;另一方面,由於中華民國未有放棄對中國大陸之主權,故台灣可以利用「中華民國」的名義介入中國大陸和港澳事務。此正是美國樂見的;美國如果自己出面干預中國事務,會被中共說成是外國勢力介入,以「美國」這一外敵團結人民、加強獨裁統治。然而如果是由台灣出面就中國的人權問題發聲,中國就不能輕易地說成是「外國勢力介入」,論述變得很迂迴曲折。

 

然而,目前台灣政府根本不知道應該可以怎樣利用中華民國憲法的框架加強台灣主權,同時反制中國大陸。民進黨和國民黨只流於「維持現狀」之說;雖然人們總是以為民進黨傾向台獨,國民黨傾向統一,然而事實上民進黨根本不想真正的台獨,國民黨亦不願真正的統一。要接受中共統戰在台灣實行「一國兩制」的話,美國會極力反對(統一破壞東亞秩序),而國民黨不敢得罪美國。要修憲正名為「台灣」的話,中美雙方會同時反對,民進黨根本不敢同時得罪兩邊。所以無論是獨立公投或是統一公投都是行不通的。

 

然而,這是不是代表中華民國憲法不用修改了嗎?非也。李登輝的增修條文只是確立了台灣的民主憲政,並保障台灣的主權,但單單設立一個陸委會根本無法應付中共這個龐大的獨裁政權。故此,中華民國憲法如果要再作修改,就要針對中國大陸地區(特別是華南地區)的自治問題,提出新的增修條文。

 

原中華民國憲法第112條言明省得自行制定省自治法,118至120條保障直轄市、蒙古各盟以及西藏之自治制度。然而,現行的《增修條文》第九條把省虛級化,規定省、縣地方制度不受憲法「第一百十五條及第一百二十二條之限制」。於是台灣省政府的功能就完全被行政院直接接管,省議會及省長選舉停止辦理;金馬地區的福建省政府則成為行政院的派出機關,不再具有地方自治的能力。為了確立台灣的主權,把台灣省虛級化,將台灣省政府變成行政院的派出機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然而,既然金馬地區不屬台灣,屬於福建,那就沒有理由把同樣的措施應用在福建省政府身上。

 

為了反制中國大陸,未來修憲的方向,應該反過來是直接加強金馬地區之福建省政府自治權,將兩地縣政府及縣議會合併為省議會、省政府,令金馬地區邁向完全自治,擁有自己之行政權、立法權及司法權。此舉當然會令對岸的中共緊張,因為中共會視此舉為「福獨」、「金獨馬獨」;然而,中共和國民黨亦難以在這議題上製造反對輿論,因為實際上修憲後的金馬地區依然是中華民國的領土;改變的只是實然主權,而非國家主權。於是金馬就會成為中華民國版本的特別行政區。

 

台灣實行民主憲政,對於中國大陸沒有甚麼大不了;問題在於,一旦實際管治金馬地區的「福建省政府」成了一個實行民主憲政的自治實體,而福建省政府在憲法上的管治範圍依然包圍福建全省,那就會對福建的人民產生一定衝擊。為了防止廈門的人會有樣學樣爭取自治,中共就會限制福建人民與金馬來往,一改以往強推兩岸經貿合作的態度。

 

然而,單單將金馬地區變成「福建省政府」這一個自治實體還不夠。當金馬地區的自治實體確立後,下一步就是拉攏陸港澳維權人士及社運人士,在台北成立廣東臨時議會、廣西臨時議會、海南臨時議會、香港臨時議會、澳門臨時議會、浙江臨時議會、上海臨時議會、江蘇臨時議會等,並設立專門的法例承認這些流亡台灣的反共組織;這些組織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制訂省市自治法,倡議在中國大陸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框架實行完全的自治,同時透過本土語言教育及文化推廣,向中國大陸作政治宣傳。這措施對於蘇浙和上海尤其有效,因為這一帶是過去民國大陸統治時期經濟發展最逢勃的地區,較多人對中華民國存有好感。甚至直接承認達賴為首的西藏流亡政府為中華民國西藏地方臨時政府。這樣一來,中華民國憲法就成為了將來中國邦聯化的憲法基礎。一旦中共倒台,華南本土反共勢力抬頭,中華民國憲法馬上就成為他們的保護傘,讓他們馬上在中華民國憲法的框架之下成為自治實體。如果在沒有中華民國憲法的保護以及台灣政府的支持下隨口說一句粵獨、滬獨,只會馬上被中共輕易地打成「分離分子」,中共很容易就煽動群眾把萌芽中的本土意識完全消滅。然而,如果拿出「中華民國憲法」「省自治」的綱領,中共就陷入意識形態的困難:因為中共一旦完全否定中華民國憲法的所有內容,就是否定了自己口口聲聲的「九二共識」。中華民國憲法是一把插在福建省的利刀,讓中共痛得要命。只要台灣能夠善用這利刀,就能夠深入長江以南的華南地區,利用自治之名,團結各地本土勢力,形成一條新的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