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中國解體的必然性和必要性

《論中國解體的必然性和必要性》 上海民主前線 著

 

憲政民主是人類目前實踐過且已知的最優制度。 一個民主的體制,權力制衡是十分重要的,否則,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腐敗、絕對的專制。而權力制衡也是多方面的,包括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權分立、國家和地方、地方和地方、政府和輿論、文官和軍隊等。憲政民主經過數百年不同國家的檢驗,是普世價值與世界潮流,中國民主化必然實現,而聯邦制是多數民運人士支持的。

中國民主化可作為階段性目標,但不應將統一之中國作為限定條件。 如果以統一高於民主,則在常常會以統一之名做犧牲民主的事,最終達不成真正的民主。比方:若多數台、藏人支持獨立,真正的民主派應該尊重民主意願,而非以任何名義阻撓,各方面摻沙子同化或統戰,甚至電視認罪、被消失或武力威脅。同樣的,以‘堅持共產黨領導’作為民主化條件,民主則為虛妄。

中國解體因民主化必然會發生,是因為不同共同體的緣故。 民族即為緊密的共同體,民族國家的形成,是因為地理、血緣、信仰、語言、文化、生活方式等差異性形成的不同認同,從歐洲和拉美即可見。共產黨以黨國一體的專政方式,消滅多元思想、毀棄宗教、野蠻推普、推崇北方文化、經濟搞平衡、人口遷移等方式,打破和減少了不同共同體的差距。但至今,港人、藏人、維人形成的共同體依舊保有自身相當頑強的獨特性,若有公投,極有可能獨立建國;台灣則維持現有之獨立主權國家地位;而江浙、福建、兩廣等地則可能民意逐漸轉變而獨立。

國家民族社會主義的現有威脅是聯邦制難以解決的。 該詞來自德語Nationalsozialismus,縮寫為聯邦制的‘第三帝國’納粹Nazi。雖然國家主義nationalism(西文nation表民族、國家兩義)遠優於共產主義,就像國民黨勝過共產黨一樣,但國家主義不能帶來真正的民主,也會帶來相當的獨裁和專制。 由於中共長期統治,許多人受共產主義影響,而‘中華民族’主義和社會主義已逐漸深入人心。由於共產主義理論破滅,中共逐漸在向民族主義轉型,不光犧牲邊疆民族,更有如‘寧可台灣不長草,也要解放台灣島’的極端民族主義。今日中國,是以民族主義為本質、社會主義掛帥、趙家權貴領導的‘中華帝國’,征途是星辰大海,實質上是納粹法西斯。

華夏文明的發展和復興,需要中國解體以規避法西斯威脅。 專制帝國的崛起對人民是苦痛的來源,吳越、閩越、南粵的民族文化正在遭受系統性清洗,藏人等非漢民族在遭受打壓和同化,南方人是提供帝國財政的奶牛,而北方人一向是帝國維穩的犧牲品。大一統中國是極權政治,反自由、反民主、反市場,從秦始皇到毛澤東,封殺異議思想、打壓多元文化、破壞自由貿易、發動大型戰爭、抵制民主自由,一代代中國人付出了沈重的代價。 春秋時期華夏數十個國家,百家爭鳴,思想、文化達到了大一統專制中國兩千年都無法企及的高度;數百年前歐洲數十個國家,文藝復興,更是現代文明的搖籃。況且現今世界已非你死我活的達爾文世界,小國不光可以結盟,也受國際條約的保障。中國解體,可以從根本上克服極權暴政的問題,實現華夏各國復興,各民族自治建國。 【共同體】重新建設是非常必要的,需要獨立建國。 自由主義以個人為單位,而資本主義也是自下而上的,而非集權政府由上而下的計劃來統治。建設共同體是一個本土化過程,無論是吳越、閩越、南粵、客家、荊楚、巴蜀、江淮、齊魯、滿洲等地遭受了以往嚴重的創傷,無論從民主的實現、文化的傳承、商業的競爭、經濟的發展來看,本地共同體都遠遠好過大而臃腫、大而低效、大而暴虐的大一統中國。 一些成功的共同體將會成為新的民族,比如已經實現民族獨立的韓國,否則他們只有像滿洲一樣被逐漸同化,失去不光是獨特性、經濟和文化的先進,更失去了這個國家本來的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