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幻想校園》 番外篇7 跳躍的寶瓶座

Kimmy自中三開始已經常常缺席課堂,原因是她不時會因身體不適而請病假。而令她康復過來的有效療法,便是一個人坐在海邊,用相機等待那天的日落。

高挑的她有如模特兒的身形,提著一部由學校外借的單鏡反光機,配備著腳架,有加上她獨特的紫色漂染髮色,有如一個初級的專業攝影師。而只有現在的模樣,她才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在上課的時候,她會戴上一個長長的黑色假髮,加上眼鏡後頓時間會變成一個文質彬彬的文青少女,為了不太礙眼,會盡量減少表現,來淡化自己的存在感,只要有跟其他同學接觸,她會禮貌地笑一笑,盡量避免展示出自己的感情。
「我不太想跟大家交朋友……」大概她心底這樣想。

但當她升上高中後,因為成績不好,被分派到最差的D班。缺席的情況減少,原因是多了需要合作的小組評估,就算再沒存在感的她,也需要組員來為自己完成評分。

組員甲:「我本來便預備跟她一組,初中也已經是好朋友了!不是嗎?」

組員乙:「我們來一組!我不想跟那個一組……」

組員丙:「妳跟我已經兩個女生,還找個男生吧……」

Kimmy還不想主動找組員,只見大家已經分成不同的小組,要是過去也曾經跟其他女打交道,如今也不至於沒有組員願意跟她一起。不太習慣主動的她,只好向男生招手……

組員丁:「什麼?我們已分好組了。」

組員戊:「才不是滿了,只是……她們不想……」

組員己:「妳不是跟她關係不好的嗎?我不想令她不喜歡我呢……」

一開始沒有跟女生友好,彷彿已經成為了她們的敵人一樣,也罷……這都是女生的世界,可是為什麼男生都是這樣子……真是令人討厭的群體生活……因為Kimmy才經想「病倒」,去到鏡頭下的世界找尋自己的存在。

 

「為什麼妳這樣喜歡一個人留在碼頭?」是卓龍,那個多事的鄰班男生,讓她知道自己的嗜好後,他不時也會出現在這個地方,找Kimmy聊天。雖然Kimmy有點討厭這個人,但比起不願意接納自己的人,最少他會跟自己說話。

Kimmy:「你又來了嗎?」

卓龍:「是啊!妳很失望嗎?不是「他」來找妳?」

自從一次給這個卓龍發現了自己的秘密後,不時也會被他當作笑話般揶揄著Kimmy。

Kimmy:「才不是!你還是跟過去的單卓龍一樣,都是令人討厭!」

卓龍:「也罷……誰叫妳欺負我失憶了,騙了我一次,就當扯平好嗎?大家真心交個朋友?」

Kimmy:「切……」

Kimmy不太了解卓龍想在自己身上得到什麼,不敢隨便透露出心意。

是的,對著曾經欺瞞過的人,才更有必要去戒備著對方,內心的不安是因為對方滿有機會才會令自己響起警號。

卓龍:「妳是否很害怕跟別人接觸?」

說著,Kimmy故作鎮定,眼睛的視線卻出賣了自己,不小心盯了卓龍一眼。

Kimmy:「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卓龍:「要還別人坦白,我必需要對自己坦白,那我應該要跟妳坦白什麼好呢……」

「你啊……幹什麼在自言自語,才不想知道你的事!」

Kimmy雖然想回避卓龍,但卻說不出那種「給我滾」的說話,只想阻止他來試探自己的內心世界。

卓龍:「那就說說我第一次醒來的感覺,是失憶後的第一次醒來!」

Kimmy本想不再理他,直到他說出一句話:「很孤獨……」

空間有如被拉長了的麵團,每秒之間的時間漸漸廷長,Kimmy的屏障漸漸薄弱,一語道破了她由謊言所築起的城牆。保護著自己,看似堅固,卻十分脆弱的言行彷彿也來不及卓龍當下的突擊,而且還沒有指名說出「我很孤獨」的意思,已經將她內心的炸藥引爆了。

Kimmy:「才不是孤獨!我喜歡一個人靜靜的坐著,我討厭跟大家合作,為什麼一定要我跟隨大家的想法行事?為什麼老師總是要我配合大家的慢節奏?為什麼明明我比任何人也努力,大家都總是喜歡平平無奇的沉悶主意?我真的感到留在這裡只是浪費我的時間,我不知道自己的智慧是高是低,就當我比大家轉得快了一點點好嗎?我不想慢下來配合大家……我很不習慣!」

 

Kimmy不是一般的女生,不單是天生聰敏而且思想跳躍的寶瓶座女生,自少已經知力甚高,但說出來的話會被人感覺自大,所以她一直收好,避免自己的跳躍思想,她總是給其他人慢了點回應,有時更會被人說是反應遲鈍,但當她想到對方將會失禮時,她便會微笑點頭。

聰明的她不表示會懂得推理破案、比計算機更快、或是可以預知未來,她只是被其他人的觀察力更加敏銳,還未來得及分析資料,已經可以憑生活的經驗來逃過小災難。

只是經過成長的環境,長年累月下的黑板生活,早已經令她十分疲倦,彷彿已經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只能達到眾人眼中的低下水平,身心也是為了壓抑自我的情緒。如今只可以留在平靜的海面前,才得到一點點的自由及空間,盡情去幹自己喜歡的事。

 

在一段兩秒的思考時間後,她的靈魂回到卓龍的面前,知道自己失言了。但當她看著卓龍的笑容……唉……中計了。是他刻意說出這種字眼。

「我們當朋友好嗎?」他再一次說著,能夠算中了,這個人也算是更自己差不多水平,應該不會太幼稚呢……

Kimmy:「卓龍……你想在我身上得到什麼?」

卓龍:「得到平靜……只有這樣……」

是這樣的嗎?

卓龍:「但別誤會!我不會跟『他』搶著要妳!我有心上人……嘻嘻……」

「夠了!」Kimmy手掌劈在卓龍頭上黑色白色夾雜的頭髮上,跟自己漂染過來,紫色黑色的頭髮相似,突然笑了起來。

 

卓龍:「妳這天真的是病了不上課嗎?」

Kimmy:「當然……我不時也會生病……只是沒有醫生能夠治療我吧……」

 

謊言沒有善惡之分,要是隨便說出來的感受,可以讓世界多添一分美好,相信誰也不會介意;但如果說出來只會令別人感到討厭,這又何必要逼使對方就範?

DSE幻想校園》番外篇(7)—完

多媒體廢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