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上海的殖民統治

《中國對上海的殖民統治》
Colonial Government of China in Shanghai
上海民主前線 著

無論朱明、滿清、民國,以至於今天的共產中國,專制殘暴的中國政府和文化昌明、經濟繁榮的江浙地區之間的關係是,符合內部殖民主義的,是殖民政府和殖民地的關係。
『內部殖民主義』 Internal colonialism:中央政權在一個國家內部採取與殖民主義有關的統治形式,與19世紀一國對另一國的殖民主義政策一樣,中央政權(中共)把這種思路引入境內,經濟上或者政治上(北京中南海)的強勢地區扮演着殖民者(黨政軍高層)的角色,通過吸附被殖民區(蘇浙閩粵等)的資源形成利潤,造就新興的發達階級(中共高層和南下幹部)和發達地區(中南海及各地大院)。國內殖民與帝國殖民在經濟結構上相同。中央政權利用不同的經濟政策手段奴役和剝削殖民區(蘇浙閩粵等),實現經濟掠奪。

而江南的上海,更是經歷了朱明、滿清、英法美、日本和中共的殖民統治,然而上海在與英美法等西方文明的接觸過程中,雖是殖民地,但實際上是從滿清領導的中國政府的專制野蠻的殖民統治中解放了出來,獲取了更大的自由。有保障言論自由在內的各種自由,另上海獲得到本所沒有的知識和思想。
那時的上海,曾是個自由的國度,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宗教自由、貿易自由,和世界的交流及人員往來自由。
魯迅、張愛玲、錢鐘書、傅雷等作家思想家亦只有在工部局治下的上海,才有思想和言論自由馳騁的天空,
上海那時亦有學術自由,教授治校,出了聖約翰、交通、同濟、滬江、復旦、大夏、光華等東亞一流大學,
海納百川的滬上,接納了以江南移民為主的華人和數以萬計的西方各國移民,華洋雜處而形成了獨特的海派文化。
如今的上海,在閉關鎖國的鐵幕下,上海人被迫接受中共領導的中國政府專制野蠻的殖民統治。
共殖的上海,人權少保障,政治不民主,新聞受篩選,言論受打壓,出版受限制,外網被封鎖,宗教受控制,貿易不自由,上海淪為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大陸城市,離世界的距離就像中國人距Facebook和YouTube的距離一樣遙遠。

『上海遭受的赤化和殖民地化』
而上海在中共竊據後則徹底赤化和殖民地化,經濟、政治、文化、社會、法律等各個方面遭受毀滅性的殘害。
上海人遭受中國的壓榨和暴政:
1.無自主權
上海市民沒有選舉權,上海政府不代表上海人民。中共的外地殖民者和其走狗上海滬共買辦,組成了上海政府。滬共政權的地方幹部是由中共中央任命,很大比例來自外地,無法代表上海人利益。如2008年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中所謂64名上海代表中出生於上海的上海人僅16名。
2.財富掠奪
在中國共產黨奪取上海之初救通過“社會主義改造”、“三反五反”等運動從上海工商業者手中掠奪財富。之後,由於實行“全國一盤棋”政策,上海、天津、武漢等地為共產中國的經濟提供了主要的支撐。其中上海一度將7/8收入上貢中央。
3. 文化滅絕
上海民國時代的各行各業的通用語是上海話,中共為消滅文化多樣性,方便維繫專制統治,消滅上海等江南各地的語言和文化。以推廣普通話名義到處禁止上海話的使用,如學校、政府、電視媒體等等,指說上海話為陋習。而香港及歐洲各國則能保存本土語言和文化,而不會影響其發達經濟和高生活水平的地位。
4.人口滅絕
1979年代後,中國政府施行計劃生育,在上海嚴格執行,剝奪人權,上海人的生育率為全國最低,大幅下降至0.7,即每代人口減少到1/3左右。自80年代起,上海新生人口不斷下降。2015年上海出生的新生兒中外來人口超過戶籍人口。另外,滬共政府甚至指因上海有大量外來人口,要計畫生育掉上海人而騰地方給外地人。
5.人才掠奪
1949年淪陷以後,大量上海的人才和知青被以“支援內地運動”的名義強制移民到其他地區,歷盡殘忍對待和人格侮辱。
6.名譽詆毀
1949後,上海民國時代的國際大都市地位一落千丈,上繳巨量稅收,上海人卻遭受中共喉舌媒體的無中生有和誇大渲染的污名化和妖魔化。因為中共為達到易於統治的效果,要製造地域矛盾,就如現在對香港人及“佔中”等抗爭運動的污名化,對台灣人及政府和議會的民主政治的污名化一樣。所以中共不時發布詆毀上海人的評論性報導,別有用心地詆毀上海人,導致其他地區民眾對上海人的誤解和反感。

面對這樣一個貌似強大的殖民政權,如何改變?同是面臨共殖的香港人,意識到自身的基本權益被無理剝奪,紛紛組織起來,反赤化,齊抗共,用網絡宣傳、遊行示威以至公民抗命等衝擊行動爭取投票權,正如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名言:「改變不會自動到來,而是需要經過持續不斷的抗爭。」
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團結起來守護家園,以智慧的方式有力還擊,奪回失去和應有的權力和利益,捍衛上海人民當家作主的權力,建立一個真正代表上海人民的政府,上海人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