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代的迷信害死了我們的社會

上一代的迷信害死了我們的社會

 

無神論的中共近日一方面大肆大壓「洋教」,禁止微信傳播宗教訊息,在河南、浙江禁主日學、拆十字架,並拘捕了王怡牧師等反對《宗教條例》的異見人士;然而,另一方面,中共卻大力推廣民間迷信,以作統戰。中共借出所謂的福建「湄洲媽祖」巡遊台灣,聲稱這是宗教活動,與政治無關;卻又說台灣的媽祖是湄洲媽祖分出去的,勞思動眾的把「長輩」抬出去探「後輩」無甚麼不妥,結果就是要把台灣矮化下去。如欲打破這種民間迷信統戰鬧劇,台灣年青人必須勇武抗爭。

 

上一代的迷信只會令社會無法對當前問題對症下藥。村莊發生瘟疫了,就應當防疫,而不是去拜神;這就像一個宅男交不到女友,於是就走去攬著和泉紗霧的公仔,從來沒有解決個問題。近日香港意外頻生,人們不但沒有反思背後涉及的社會因素,反而不斷訴諸於迷信思想:鬼門關、業報、鬼神作祟之類。司機工時過長導致巴士車禍,不正正就是最高工時未有立法的原因嗎?燒焊工人從高處墮下死亡,不就是由於安全措施不足嗎?偏偏迷信就把大家的視線轉移了。基督宗教是一個入世的宗教,對於這些「不祥」的事件,賦予了非常簡單而直接的宗教解釋:「罪」。在魔鬼的引誘下,人自私自利,不愛人如己,不重視安全措施,對工人作出肆無忌憚的剝削,結果令致命意外頻生。這是上主對社會的警告:香港人犯罪犯得太多了。偏偏中老年人佔多數的香港人的回應是要去犯更多的罪,違反十誡的第二條,走去求神拜佛,訴諸迷信,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結果由於大家的視線被轉移了,大家沒有認罪悔改,沒有解決罪的問題,社會的罪惡就愈來愈多,意外就愈來愈多。人們變得更加恐懼,於是就變得愈來愈迷信。

 

上一代的迷信還會阻礙下一代思考和解決問題。當年青的基督信徒站出來指出「湄洲媽祖巡遊」是迷信活動和統戰行動之時,那些迷信的上一代就走出來向下一代揮拳,說他們對媽祖不敬。基督宗教沒有這種問題的;如果聖方濟沙勿略要去探望聖金大建,或是馬禮遜要去探望馬偕,直接在天堂上探望就可以了,那需要世上的人勞思動眾把聖像畫從上川島抬到漢陽,從澳門跑到淡水。天主教雖有聖髑的瞻禮,然而瞻禮在於紀念與讚揚聖人一生之見證與榜樣,而非用來矮化誰是誰的「後輩」;只有上主才是至高者。故此,中共在大陸首先要打壓的,就是強調平等的基督宗教;至於在香港,那些教會為了要投共,只好把信仰自我閹割,不敢提正義與和平,只講順服掌權者了。

 

要打破迷信,就必須從語言上和輿論上拒絕一切迷信的用語;凡是做新聞和政治評論的時候,也要宣揚聖道,以上主的話教訓眾人,要時常勸人認罪悔改,以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上帝和愛人如己。應當說「懇求上主審判」而非「擊殺」,應當說「祈求上主保佑」而非「皇天保佑」。如有人不幸因意外離世,可以說主懷安息、息止安所、求上主收納靈魂,或直接讀一次安息聖祭始禮詩(「求賜他們永恆安息,主上帝,以無盡真光照耀他們。聖詩在錫安稱頌你,誓言將於耶路撒冷向祢兌現。求施恩垂聽我們呼求禱告,凡有血氣的皆歸於祢。求賜他們永恆安息,主上帝,以無盡真光照耀他們。」)。如果我們不能從思想上導正輿論,繼續縱容上一代以迷信把社會問題的視線轉移,受害最深的最終也只會是我們這些在地上日子會更長久的年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