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輔:解縉

解縉祖父為解子元,是元帝國安福州判官。兵亂時守義而死。父解開,明太祖朱元璋曾召見談論元朝故事。欲加官授職,解開辭去不任。

解縉天生聰穎,六歲能詩,有神童之譽。洪武20年中式丁卯科江西鄉試第一名舉人。洪武21年,聯捷戊辰科三甲第十名進士,授中書庶吉士。朱元璋非常器重他,命其常在身邊。一天,朱元璋在大庖西室,對解縉說:「朕與爾義則君臣,恩猶父子,當知無不言。」次日,解縉即呈上萬言書,主張應當簡明律法、並賞褒善政。朱元璋讀後,稱讚其才。不久,解縉再次呈上《太平十策》進言。當時解縉在兵部從事,其言語時常輕慢。兵部尚書沈溍奏報此事,明太祖反而說:「解縉只不過以冗散自恣罷了。」數月後,朱元璋下詔,改解縉為監察御史。當時韓國公李善長因胡惟庸案謀反得死罪,解縉代替郎中王國用草疏鳴冤。此外又為夏長文寫草書彈劾都御史袁泰,袁泰因此深恨解縉。當時近臣父均須入覲,解縉父親解開入覲時,朱元璋說:「大器晚成,若以而子歸,益令進學,後十年來,大用未晚也。」解縉遂同父回鄉。

八年後,明太祖駕崩,明惠帝即位。解縉進入南京應天府,隨即有官員彈劾,並稱其違背詔旨,且母喪未葬,父年九十,不應當捨棄家人離開。於是解縉被貶為河州衛吏。當時禮部侍郎董倫為明惠帝所信任,解縉於是書信予董倫,請求謀職。後經董倫舉薦,明惠帝下詔命解縉入翰林院,擔任翰林待詔。

靖難之役中,燕王朱棣攻入金陵應天府後,解縉歸降朱棣。朱棣隨後即位,是為明成祖,解縉升任翰林侍讀。隨後成祖建立文淵閣,解縉與黃淮、楊士奇等人入直文淵閣,參與機務,明朝內閣制度由此開始。隨後,解縉奉命總裁編撰《明太祖實錄》與《列女傳》。書成,朱棣賞賜銀幣。其後又主編《永樂大典》。永樂2年,解縉晉升為翰林學士兼右春坊大學士,為內閣首輔。朱棣曾經召見解縉等人說:「你們七人朝夕相處,我經常在宮中稱讚你們的勤勉謹慎。往往最初容易謹慎,而最終仍然能保持下去的則很難,希望你們能夠共勉。」於是各賜五品官服等。恰逢立春時,朱棣賜其等金綺衣,與尚書地位相同。此後內閣進言,朱棣均虛心採納。

解縉很少登朝,且因才氣頗高,任事直前。其善於言辭,但對他人的好惡從不顧慮忌諱,廷臣多因其受寵而嫉恨。恰逢當時儲君未定,淇國公邱福稱漢王有功,當立朱高煦。明成祖則密詢解縉,解縉稱:「皇長子仁孝,天下歸心。」朱棣並不回應。解縉又拜首稱:「好聖孫。」朱棣因此表示同意,儲君之事遂定。漢王朱高煦遂因解縉進言,而尤其忌恨。當時恰逢明朝大軍討伐安南,解縉上疏勸阻,朱棣不聽。隨後討伐成功,並設置郡縣。當時太子雖立,朱高熾表現並不令朱棣滿意。此時朱高煦更受隆寵,禮秩超過了嫡親標準。解縉再次諫言說:「這會引起戰爭的,是不行的。」朱棣隨即大怒,稱解縉是在離間骨肉。永樂4年,皇帝賜內閣黃淮等五人二品紗羅衣,並不包括解縉。次年,解縉因廷試讀卷不公而受連坐,被貶為廣西承宣布政使司參議。正準備赴任時,禮部郎中李至剛上疏稱解縉有怨言,隨改其至交阯,命監督化州兵餉。

永樂8年,解縉入京奏事,恰逢成祖北征,於是他拜謁太子後就即返回。漢王朱高煦隨即伺機上書,稱其「私覲太子,徑歸,無人臣禮」,成祖聽後震怒。當時解縉與檢討王偁在廣東遊覽山川,並上疏請鑿贛江以通南北。奏書剛至,朱棣即命錦衣衛逮捕解縉入獄。大理寺寺丞湯宗、宗人府經歷高得抃、中允李貫、贊善王汝玉、翰林院編修朱紘、檢討蔣驥、潘畿、蕭引高並及御史李至剛等人均連坐入獄。其中高得抃、王汝玉、李貫、朱紘、蕭引高病死於獄中。永樂13年,錦衣衛都督僉事紀綱呈上禁錮犯人的名單,朱棣看到解縉名字,問道:「縉猶在耶?」紀綱會意,隨即灌醉解縉,將其活埋到雪中凍死。解縉死時僅四十七歲。隨後,錦衣衛抄其家產,妻子宗族流放遼東戍邊。

當時解縉在翰林院時,朱棣曾經寫出廷臣名單,命解縉分別陳述各人的長短。解縉回答道:「蹇義天資較高,但內心無主見。夏原吉有德行雅量,卻不能遠離小人。劉俊有才幹,卻不知顧慮道義。鄭賜可說是個君子,只是才能頗為短淺。李至剛荒誕且善於趨炎附勢,雖有才能但是心地不端正。黃福秉持著平易正直之心,確能執節守正。陳瑛執法刻薄,尚能保持廉潔。宋禮戇直而苛刻,人們都怨恨其不懂得體恤。陳洽疏闊通達,警覺敏銳,也不失於正直。方賓則是只有簿本書記之才,懷有市儈之心。」朱棣把此文交付給太子朱高熾,朱高熾藉此加問尹昌隆、王汝玉兩人長短。解縉對答道:「尹昌隆是君子,但無弘大的雅量。王汝玉的文筆難得,可惜只有市井之心。」之後,明仁宗即位,其出示解縉的上疏給楊士奇,並說:「人稱解縉狂妄,但看其所陳列的,都有定論了,他並不狂妄。」於是下詔請歸解縉妻子宗族

當初解縉與胡廣同侍明成祖大宴。明成祖對兩人說:「你們兩人都是同鄉、同學、同官。解縉有個兒子,胡廣你可以把你女兒嫁給他。」胡廣答道:「臣妻子還在懷孕,尚不知男女。」明成祖笑道:「肯定是女的。」孩子出世,果然是女兒。解縉死後,解縉之子解禎亮被流放到遼東。胡廣就想解除婚約。女兒大怒,割耳朵發誓道:「我這薄命的婚事,是皇上主婚的,是父親大人當面承諾的。毀約的話,我只有死,也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了。」等到解家被赦免,其女仍舊歸嫁解禎亮。

正統元年,明英宗下詔歸還解縉家產。成化元年,明憲宗下詔恢復解縉官職,並贈朝議大夫。解縉死後,朱高煦謀反被誅滅;安南屢次謀反,明朝設置郡縣不久最終也被迫撤銷,這些均如解縉生前所言發生。

著作
解縉善書法,尤善狂草,墨跡有《自書詩卷》、《書唐人詩》,明吳寬《匏翁家藏集》稱:「永樂時,人多能書,當以學士解公為首,下筆圓滑純熟。」著有《文毅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