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道》與基督信仰:寬恕與赦免(二)

電視劇《商道》中,雖然林尚沃在玉王寺得到高僧石崇大師的教訓,指必須放下手上的「殺人劍」,放下對殺父仇人松商大房朴周命的仇恨,才能取得千把救人的劍;而林尚沃在再遇朴周命以後亦聲稱自己不再耿耿於懷,但偏偏他的神態卻是顯得對於過去依然耿耿於懷,而當朴周命無情地否認自己陷害林尚沃父親的事實以後,林尚沃就雷霆大怒,說:「如果號稱在朝鮮商界呼風喚雨的你的財富是用謊言累積而成的,總有一天,就像建在沙堆上的房子一樣,會毫無力量的分崩離析;你等著瞧瞧,我會拔掉那房子的柱子,推垮那房子的橫樑;將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在我爹的冤魂前下跪,求他原諒你的過錯!」

 

林尚沃這句說話暴露出他依然想報仇的心態,只是他不是要殺朴周命,而是要朴周命認罪悔改。這種要求其實亦非常合理,林尚沃所說的並無不妥。只是,林尚沃對於這種正義存在著佛教哲學所言之「執著」。他想朴周命認錯,使他亡父的冤魂得以安息,使自己亦好過。這是合理的要求和想法;事實上如果朴周命不悔改,林尚沃亦無寬恕他的理由。可是,在這情況之下,顯然林尚沃並沒有放下。

 

於是接下來的劇情,就開始散發著一種非常濃厚的基督宗教神哲學思想:愛。

 

在《商道》頭20集,朴周命與林尚沃之間的仇恨,隨著朴周命對林尚沃所屬的灣商步步進迫,變得愈來愈深。朴周命以及其手下,背叛灣商而加入松商的鄭治壽壞事造盡,善良的朴多寧卻無力阻止,於是相當痛苦,卻礙於自己身為義州松房的都房,一直要壓抑自己內心的感受。當松商與灣商合組商團赴清國售賣人參時,當時還不知道朴多寧心意的林尚沃,依然向朴多寧稱自己已經放下對朴周命的仇怨,可是還在勸朴多寧不要與朴周命這種壞人為伍(後來他才得悉二人為「父女關係」),無意中加深朴多寧心裡的難受。

 

最終朴多寧無法承受下去了,終於走到去找林尚沃表白,而遲純的林尚沃竟然在此時才發現朴多寧愛上了她。朴多寧說(第20集21:53 http://www.funtude.com/teleplay/play.php?view=24.2001.4078.1395673.1573790 ):「我不能再掩飾我內心的感受;雖然我一直不願意承認,但是在我心裡林書記的身影,怎麼樣也無法抹去。因為沒有辦法拋開跟你之間的惡緣,所以現在,我對這種處境感到好心痛。」說罷多寧就淚奔而走。「O嘴」的林尚沃大叫著「多寧小姐」,追上去,但多寧還是走了。如夢初醒的林尚沃第一次受到朴多寧的愛正面衝擊。
12456891011

林尚沃沒多久亦愛上朴多寧,然而後來灣商商權被松商吞併,都房洪得柱破產,原來的灣商人員(包括林尚沃)也四處流散,令兩個商團之間的仇恨加深,而林尚沃與朴多寧之間的空隙也愈來愈大。本來得到洪得柱重用,迅速由雜工晉升為行首的林尚沃,再次因為朴周命的陷害而陷入人生另一次低谷。

 

當林尚沃再次返回善王寺希望尋求出路之時,朴多寧再次主動到訪。這時候林尚沃才正式回應朴多寧的心意:他也愛上了朴多寧,希望可以不顧一切與她在一起,可是內心矛盾的朴多寧卻拒絕(見第26集2:33http://www.funtude.com/teleplay/play.php?view=24.2001.4078.1395679.1573796)。林尚沃說:「在以葆負商的身分漂泊的這段時間,我心裡一直在想著多寧小姐,我將你放在心裡卻一直漂泊,這種感覺⋯⋯比起在寒冬中走在雪地裡更難過。多寧小姐,如果時間這樣就流逝了,我相信將來總有一天,我一定會非常後悔虛度了我的一生。」朴多寧卻悲傷地拒絕他,說:「這些話⋯⋯不再再說了。我已經說過我沒有資格接受林行首你這份心意。」林尚沃依然不明白,激動地問:「到底是為甚麼,到底是甚麼原因,你一直說自己沒有資格呢?我認為就像我對你的思念,我相信你也一定對我有同樣的感受,但是為甚麼你卻說不行呢?與大房大人之間的恩怨,都阻擋不了我,你為甚麼卻一直選擇逃避?」正當朴多寧再次要淚奔的時候,這次林尚沃擋著前路,緊抱她,她就痛哭,說出自己真屬的身世:其實她本為朴周命的兒媳婦,然而朴周命患重病的獨子婚後十日就病死,因此朴周命就將此事隱暪,認朴多寧為女兒,以作補償。

14.png15.png16.png17.png18.png1213

真正讓林尚沃決心放下仇恨的,正正是因為朴多寧的愛。朴多寧首先愛上了林尚沃,林尚沃驚覺這事實以後,經過了一年的飄漂生活,把對朴多寧的思念作出反省,終於確定自己也愛上了朴多寧。正正因為這份愛,縱使他與商團因為朴周命的惡行而遭受到如此悲慘的日子,為了愛,為了多寧,他也要放下。因為放下這殺人的劍,他就得到一把拯救多寧脫離內疚和自責的劍。

 

偏偏林尚沃還是無法理解朴多寧為何自稱「沒有資格」。朴多寧表面上自稱沒有資格的理由是自己曾經結過婚(但這一點只有黃大虎行首和朴周命大房知道),然而真正使她「沒有資格」的原因,是因為她的自卑與內疚。她明知朴周命不斷犯罪,但又無力阻止,又因為自己是其養女,不能離棄朴周命,自然無顏面面對行事為人正直而且慘遭朴周命陷害的林尚沃。林尚沃卻堅持自己對朴多寧的愛可以超越這一切,只是朴多寧對自己卻沒有這份自信。

 

林尚沃下山返回義州後,再次相約朴多寧見面,去表示自己對朴多寧的愛的堅持。(第26集41:30 http://www.funtude.com/teleplay/play.php?view=24.2001.4078.1395679.1573796 )林尚沃說:「我感到好痛苦,度日如年,並不是因為你已婚的這段往事,而是因為留在你心中那一道深深的傷痕讓我心痛。是否可以讓我安慰你受傷的心靈?我也曾經想過,或許我這樣做,會成為你心中更沉重的負擔;但是⋯⋯如今不管說甚麼,我還是無法停止我心中對你的思念。」

24.png2122192023

自此以後,當林尚沃當上灣商都房,恢復灣商商權,甚至推動灣商壯大為朝鮮第一商團的過程當中,儘管繼續受到松商的朴周命和鄭治壽不斷陷害,他依然未有作出針對的報復行為,因為他的使命是要在市集裡找「救人的劍」,而他對朴多寧的愛遠遠超越了他對朴周命的仇恨。直到第38及39集,當鄭治壽反過來陷害朴周命和朴多寧兩父女,以暴力手段強奪村商大房一位之時,林尚沃感到憂心,馬上趕緊前往松都,拜訪藏身深恩寺的朴氏父女,想救助他們,卻不果,因為朴周命決定帶同朴多寧與黃大虎前往雲山開採金礦;自此林尚沃一直晝夜反思的,都是如何幫助和拯救朴多寧以及朴周命。他對朴多寧的愛使他克服了對朴周命的仇恨,甚至還同情朴周命,願意幫助他。無意之中,林尚沃因為愛的力量才能夠實踐石崇大師的教訓,放下殺人的劍,尋找救人的劍。

 

這並不是代表林尚沃遺忘了公義,或是縱容罪惡。相反,為了捍衛自己所相信的商道,為了灣商的生存,甚至為了整個朝鮮商界的未來,而與不斷以行賄、放高利貸、炒賣糧食發國難財,甚至殺人去賺錢的松商大房鄭治壽和都房張石柱。只是林尚沃的奮鬥完全是為了救人,而非殺人。拔掉房子柱子的,推垮那房子橫樑的,並非林尚沃,而是上主。申冤在主,主必報應。朴周命誘使鄭治壽背叛洪得柱,將灣商的商業機密告訴松商,卻為自己種下了禍根,引狼入室,被鄭治壽背叛,生活窮困而潦倒。朴周命依然需要為自己的罪孽負上代價,而林尚沃亦未有忘記朴周命所犯的罪,只是為了拯救朝鮮的商界以及拯救他所愛的朴多寧,林尚沃就拿起救人的劍,為朝鮮百姓而奮戰到底。這一切再不是出於仇恨,而是出於義憤,而義憤乃生自公義與慈愛。林尚沃承擔了「救世」的使命,成就他傳奇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