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祖堯失職 未有捍衛師生言論自由

沈祖堯失職 未有捍衛師生言論自由

 

大學不僅是學術自由的教育機構,而且也是師生自由議政的地方。無論是古代華夏的書院,或是近代西方的大學,皆為議政場所。大學作為政府資助的高等學府,既然透過政府得到社會各界的資源,自然亦應該回饋社會;而士人回饋社會的最好方式,就是經世致用、針砭時弊。

 

面對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民主普選無期,港府未能收回新移民審批權,國民教育、普教中、雙非、水貨客及自由行擾民等事件,香港年青人已經對中國的殖民統治極之厭倦。近來一連串重判雨傘革命及魚蛋革命參與者入獄的案件,更激發了年青人更大的悲憤。他們就是不認同中國的統治;在這威權社會統治之下,他們只能夠走回過往的抗爭方式,以掛橫額的方法表達自己的不滿。故此,香港中文大學的文化廣場上就出現了香港獨立的標語。

 

「香港獨立」故然具有很大的政治爭議。然而,大學作為一片言論自由的淨土,校方只須表明自身政治中立,強調學生政見不代表校方立場,並且要求各方在校內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處理政治分歧,已經是盡了本分。在香港當前的形勢下,強求大學站在學生的一邊,是不合現實的(因為政府資助是公立大學的命根)。保持中立的話,大學一方面可以向政府和建制媚共的人交代,另一方面又可以向師生交代。可是,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竟然選擇公開表達政治立場,反對港獨,站在學生的對立面,站在政府和土共示威者的一邊,並向全體師生校友發出一份文筆低下、立場偏頗的公開信,引起公憤。沈祖堯的信件如下:

 

「各位同事、同學、校友:

 

我雖然正在外地參加學術會議,但亦十分關心近日校園內的爭議事件。

 

「港獨」不但違反基本法,亦和我個人意願相違背。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這是不爭的事實。

 

同學在討論政治議題時,應保持和平、理性,亦應秉持尊重和包容的態度。

 

校園是學習的地方,不宜成為政治角力之所,在學期開始之時,讓我們的同學有一個安靜的學習環境。

 

校長沈祖堯

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

 

一個校長竟然連一封得體的公開信也不會寫,實在是香港中文大學的悲哀。沈祖堯是一個醫生,不是一個律師,憑甚麼就港獨的法律問題大放厥詞,斷定港獨合不合基本法,是不是事實呢?而你個人的意願又跟中文大學有甚麼關係?同一時間,有土共團體闖入校園辱罵學生,又有中國留學生公然破壞民主牆上一切支持香港獨立的標語,將校園變成政治角力而非議政的場所,而身為校長的沈祖堯竟然沒有對這些行為作出半句譴責,反過來把責任加在支持的港獨的學生身上,單方面要求他們「保持和平、理性,亦應秉持尊重和包容的態度」。到底現在是誰不包容了?是誰破壞校園的安靜環境了?

 

香港高等教育界即將爆發一連串的文字獄事件。說支那就會被當成是辱華,將被大學紀律調查。主張港獨,就是被大學拆標語、阻礙集會。大學將會站在學生和教職員的對立面,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師生的言論自由,而禁忌語的清單將會愈來愈長。昔日崇基、新亞、聯合先賢因逃避共匪而來港建校,今日中大竟然成為共匪的走狗,實在是愧對前人,背祖忘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