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理問答草稿:聖經、理性、傳統與信仰的關係

  1. 聖經對信仰有何意義?

簡答

聖經是一切救贖要道的總綱,故此為個人主觀的信仰熱情提供客觀的指引。

 

釋義

教會之教理若出自聖經則為救恩必要之道;若非出於聖經,則非必要之道。然而,我等應小心理解何為「出自聖經之教理」,提防基要主義的異端思維,更不應當崇拜聖經,以聖經作為信仰的惟一標準。因為聖經只是盛載真理的工具,聖經是由人因聖靈啟示而寫成的;我們必須把聖經當中的個人詮釋與上帝的啟示分辨清楚。字面理解聖經字義從而提出來的主張,不一定是合符聖經原文宗旨。例如舊約士師記因應當時以色列人初入迦南,處於戰亂之時代,時有記載上帝帶領以色列人攻擊迦南人之戰事;然而,這些內容只是針對解決當時特定的歷史處境問題,並不能適用於每一個時空。人若以士師記之戰爭去合理化今日發生之種族仇殺,就是曲解聖經,當斥之為異端。詮釋聖經必須有聖靈的啟示,個人的理性反省,以及考慮傳統對當代處境之影響。

 

聖經經文

3:16 諸經本上帝所默示、有益於教誨、督責、正己、學義、
3:17 俾事上帝之人、無不練達、百善悉備、(提摩太後書3:16-17)

 

神哲學語錄

妙哉聖經,雲集一切救贖要道。由是觀之,凡聖經未載者,或聖經未證者,皆非人必信之教理也,亦非救贖之要道矣。我等判明而謂之聖經者,即舊約及新約之正典也,其權威眇教會,無容置疑。(聖公宗《三十九條信綱》第六條)

 

  1. 傳統對信仰有何意義?

簡答

傳統是我等理解聖經及信仰之背景。沒有了傳統,基本上任何理解行為都變得不可能。此處所言之傳統有兩種意思:第一是指不同時代、不同教會及不同信徒的文化傳統,這些文化傳統構造了他們特定的信仰處境,需要提出特定的信仰反省回應其所面對之存在問題。例如華夏文化以儒家精神為主,重視孝道,故如何保留祭祖傳統而不與基督信仰相悖,成為基督宗教在華夏文化下的特殊問題,其解決方法就是發展出基督宗教的敬祖禮儀。第二是指基督藉使徒承傳下來的聖傳(Sacred Tradition);聖傳為使徒與基督一同生活時,「從耶穌的言行舉止所接受、及從聖神那裡所學到而傳授的事。」(《天主教教理》第83條)雖然未有寫入聖經,卻成為了大公教會歷史上的禮儀、教義等傳統。聖傳對於在生活上實踐聖道乃是有益的,不應被廢去

 

釋義

每個社會亦有其文化傳統。傳統是當代人對上一代人思想之承傳。人生於世上,必然存在於一個具有特殊歷史背景的社會之中。透過母語,上一代把他們的思想和價值承傳到我們身上。我們可以接受這些價值,也可以反對這些價值,但無論我等是否喜歡,我等無可避免會受到這些價值的影響。

 

故此,我等對聖經以及整個信仰的理解,必然離不開我等之傳統。在基督信仰裡,我等要面對兩個傳統的影響;第一是我等本身的文化傳統對我等理解信仰及聖經之影響,例如華夏文化儒家精神。第二是大公教會自身的歷代聖經注疏傳統;聖經本身亦是透過教會歷代先賢,從使徒、教父到後來的神哲學家不斷注解和翻譯,不斷教導我等應當如何理解幾千年前的文本,我等今日才能對於古人在聖經之言語有基本的理解。部分福音派無視大公教會傳統,以為自己可以跳過歷史處境的限制,直接回到聖經本身,能夠直接掌握真理,實屬無知、狂妄自大,乃自以為是上帝,當受譴責。

 

聖經經文

聽爾者、卽聽我、拒爾者、卽拒我、拒我者、卽拒遣我者也、○(路加福音10:16)

 

神哲學語錄

蓋傳統禮儀者,不必處處同一,無須處處相類;因時制宜,因地制宜,因人而異,惟不得與上帝聖道相悖。凡有人因其私斷,圖謀公然背反教會禮儀,而禮儀無悖於上帝聖道,又為公權所欽命制誥者,則此人當受公斥,因其犯教會公法,毀謗官吏權威,又有害於軟弱兄弟之良心。

每每個別或國家教會,具有權制誥、變革及廢除教會內人所立之禮儀,故凡事皆可為教化之器。(聖公宗《三十九條信綱》第三十四條)

聖傳與聖經彼此緊緊相連並相通,因為兩者都發自同一的神聖泉源,在某種情況下形成了同一事物,趨向同一目標。

聖經是天主的話,因為是在聖神的默感下寫成的 。至於聖傳,則保存了主基督及聖神託付給宗徒們的天主聖言。(《天主教教理》第80-81條)

 

  1. 理性對信仰有何意義?

簡答

文化傳統為個人提供特定的信仰之處境,理性卻為人提供普遍的準則以反省信仰。理性本身雖然不一定行善,然而理性可以作為一把尺,幫助我等理解從上帝聖靈而來的啟示,作出道德判斷,並理解聖經。

 

釋義

若人不講理性,盲目追求個人的信仰,就很容易淪為靈恩派,瘋癲失常,按個人感情隨意曲解聖經及上帝旨意。

 

神哲學語錄

人的理性不能分有天主之理的全面指示,只能就其能力所及,不完整地分有天主之理。(聖亞奎那《神學大全》VI  91.3)

在理性法則之中,寓有若干條為舉世普遍同意的原則;而由這些在其本身是自明的原則,就不難歸結到我們所應負對上帝或對人的最大道德義務。(呼克爾《教會政制法規》I 8.10,《安立甘思想家文選》頁17)

必須作倫理抉擇前,良心可按照理性和神律作出一個正確的判斷,或者剛好相反,作出一個錯誤的判斷而與之相背。(《天主教教理》第1786條)

 

 

  1. 信仰是理性的嗎?

簡答

個人的信仰本身是一種熱情(passion),並非理性。然而,沒有理性作為基礎,熱情是不可能的。信仰本身不是理性,然而信仰與理性必須共存。

 

釋義

若人沒有對於教理的理性知識,根本不知道要「信甚麼」,豈能產生信心呢?這就好像愛情一樣,你未曾見過對方,認識對方的外貌、性格、背景、生活習慣等等之類,你又怎能愛上對方呢?可是,你對戀人的理性和客觀認知只是你對其產生愛情的基礎,而非愛情本身。這種道理非常淺白,無須引用高深的哲學理論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