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禽獸傳

密林茂茂,草花繁生。不知何地,亦不知幾時。雖有古廈枝節,無不殘頹者也。
雀蟬之下,一白衫後生行。飢三日,唯河水止渴,方無死。其耳靈敏,常人不得聞者,其必聽若相識。時斜陽燒雲,所能聽者,未曾聞過也。雖然,非獸叫也。自思:「吖……行去睇下先。話唔定,真係有嘢食。」慎足謹步。人愈近,聲愈大,而音色愈清。不知何音也,又恐有獵者。憑舊壁伏行入巷。巷邊有鋼門。
欲試開門,其能自開。入廊,牆塵青。樂曲甚重,如撼耳膜。奇異,遂更入。過三黑室,乃見光房,有白髮坐凳觀螢幕。邊有農作,又有生禽。有電自發,故機可行。
老者知有人,曰:「哈哈哈哈哈。八十七歲喇我。估唔到呢到仲有其他人喺到,我仲以為打完仗之後,就得返我一個人喺到玩電腦玩到乾為止𠻹。」語畢,又是一笑。轉頭見人,至知人餓。即煮雞做湯,雖工序,半時已成。人齅湯味,如感神救,大謝其恩。
食完,人問老者往事,一問不能止。老者有幸,古遭天火滅世。時眾大亂,九死一生,社稷不存焉,唯力守己屋至今。昔電腦之古戲舊樂尚在。雖無網上,其猶知歷史文化。老者亦問人屋外事。人嘅嘆而云云。自人而獸者有之,不識語文者有之,以原人為食者有之,持銃濫殺者亦有之。老者初驚,愈聽愈唏噓。
忽屋外牆呯呯嘭嘭。老者未及反應,飽人拳腳揈之。白髮沾血,牙鬆骹脫。「你……你……個仆街……」老者怒極。力不從心矣。「呀——嘔!」人聲響迴林間。外者聞聲,旋進室。男女皆無衣衫蔽體,不言話語。雖人形,態貌如猩虎雜交所生。飽人曰:「各位!食得喇!」羣獸乃張牙,生食老者。老者聲色慘厲,然無有救者。雖人形,獸也,率獸者也。
羣飽食,或撩事生非,或就地交合,不理電腦毀損。攰,乃瞓。
天明,羣棄殘骨,離廢墟,尋生食。午,林中遇鐵甲軍。激光底下,咸焚死。
熒惑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