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智的人民配受低智的政府管治

低智的人民配受低智的政府管治

澳門有一個怪現象:澳門特區政府管治愈不堪,澳門人反而愈支持中國政府,仿佛把澳門和中國視之為兩個政權。故然,在一國兩制之下,理論上澳門政府是「高度自治」的,故此澳門政府的施政失當理應由澳門政府自行承擔。然而,大家卻忽略了一個重點:澳門特首是由中共控制的小圈子選舉產生的,立法會過半議席是官委或間選議員,說到底澳門的政治版圖其實都是由中共控制的。那澳門人怎可能只罵崔世安無能,不罵背後支持他施政、促成他在小圈子選舉中當選的習近平糊塗呢?理由很簡單,就是不少澳門人的智力水平不足以理解澳門全盤的政局。經歷了澳葡時代長期的愚民政治統治後,澳門人目光短淺,邏輯能力低下,無法洞識各樣社會問題背後的根本原因。他們只能夠把民怨停留在批評颱風天鴿吹襲期間斷水斷電和水浸,或是政府救災不力,卻沒有意識到這些民生問題背後牽涉整個制度的問題。如今,澳門政府因無力救災,崔世安只好在颱風吹襲後兩天請求駐澳解放軍協助救災。於是崔世安為首的澳門特區政府就吸光了民間的怨氣,而解放軍和中央政府的頭頂上就冠上了「為人民服務」的光環,贏得一片掌聲。大家都忘記了,救災職責本應落在澳門政府而非駐澳解放軍身上;既然無能的澳門政府是由中共揀選的,那為甚麼中共一開始要任用崔世安這種庸才呢?中共沒有責任嗎?然而大多數澳門人的腦袋已經無法處理如此複雜的反省,總之一聽見解放軍幫忙救災,就拍手叫好,齊齊感謝中央感謝黨。

 

從管治角度來說,澳門的管治當然是不堪一擊,政府一遇颱風已經將其管治問題向全世界表露無遺。然而,對於中共,從維穩的角度來說,澳門的管治卻被香港成功;因為澳門的蠢人夠多,大多數人只罵澳門政府不罵中國政府。而事實上澳門人也不敢對中國政府破口大罵,要不然不小心犯了基本法廿三條,被斷定為「顛覆政權」,就會招致牢獄之災了。香港人雖然蠢人也不少,那些以為自己支持民主,卻對憲政一無所知的黃絲帶亦非常愚笨,但是起碼他們對於香港的制度問題有一個模糊的理解:因為香港政府受中國干預,特首是由小圈子選舉產生的,立法會過半議席都是功能組別產生的,所以香港才弄得今日的田地。當然,你要追問他們甚麼是小圈子選舉,何為功能組別,怎樣才能達至真普選,或者何為真普選,大部分人也是無法回答;然而,在泛民主派多年的政治宣傳下,起碼他們對於香港政府的問題有一個很模糊的印象,知道香港政府的管治問題與中共的問題是不可分割的。

 

認清中共與特區政府不可分割是非常重要的。「港共政權」這個詞用得非常好,因為「港共政權」一詞道出了香港特區政府的本質,就是香港特區政府就是共產黨的賣辦和代理人,是香港的共產黨。所以反共不必到中國,共產黨就在香港,香港特區政府就是共產黨管治機器的一部分。如欲捍衛自治,建立憲政,保障財產和生命安全,我們就只能反共,打倒港共政權。因此,「本土、民主、反共」是一脈相承的;只有在香港反共,拒絕中國干預香港,令香港的行政機關及立法機關完全由香港人以民主方式選出,香港本土才會真正屬於香港人,基本法所言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才會得到實現。這就是全民制憲運動的綱領所作。

 

可是,澳門既沒有足夠的有識之士有相同的見解,亦沒有足夠政治能量的政治領袖提出「澳共政權」的論述,組織澳門的本土主義,向人民揭露整個澳門管治制度的核心問題:澳門政府根本不屬於澳門人,只是中共的賣辦,自然不會理會澳門人的死活。然而,最大的問題是:世上真的有澳門人嗎?經過長期的洗腦教育以及傳媒的渲染,澳門人大多以中國人自居。澳門人沒有甚麼澳門文化論,沒有自己的文化自我,沒有自己的主體意識,甚至「自我意識」也很薄弱。自然地,他們就無法理解何為「澳人治澳」;反正大家都是「中國人」,澳門政府救災不力,中國派出解放軍來救災又有甚麼問題呢?

 

鼓吹中國派出解放軍救助澳門的人,是千古罪人,是維穩的統戰工具。說到底,澳門的亂局完全是由中共一手造成的。要不是中共控制小圈子選舉選出這個無能的澳門政府,從基建到救災皆一事無成,那麼中共又何須出動解放軍收拾殘局呢?根本整個澳門管治的問題都是中共弄出來的,而澳門人還去感謝解放軍,感謝中央感謝黨。果然,低智的人民配受低智的政府管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