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夷之辨(上)

華夷之辨(上)

世上有兩個非常「排外」的人類文明:漢文化與希伯來文化。漢文化強調華夷之辨,後來導致華夏道統之爭;希伯來強調猶太外邦之別,後來形成猶太道統之爭。若以今日西方的眼光來看,或許我們會認為,猶太文化與漢文化都是非常排外,都是高舉民族主義甚至是種族主義的落後思想;為甚麼這些人總是要為虛無縹緲的文化或信仰「道統」繼承權互相爭論呢?到底承認自己是遠古文明的繼承者(「遺民」或「子民」)有甚麼益處呢?強調文化道統其實是為了承傳自身文化一些獨特的道德價值,從而維持獨立的文化認同,使自己的文化不會煙沒於歷史的洪流之中。正所謂「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論語‧八佾》)即使政權滅亡、主權淪喪,只要文化能夠承傳下去,這個文化就隨時能夠建立一個新耶路撒冷城復國。本文先以漢文化為例子簡述其原理。

 

華夷之辨並非種族主義;華夷之分實為有無文化禮義之分。華夏本無禮義,後因周代有先王聖人制禮,方有禮義,使之與夷狄相異。「中華地中而氣正,人性和而才惠,繼生聖哲,漸革鄙風。今四夷諸國,地偏氣獷,則多仍舊。」(《通典.立尸義》)。唐・孔穎達《春秋左傳正義》謂,「中國而謂之華夏者,夏,大也,言有禮儀之大,有文章之華也。」(<閔元年盡二年>)又曰:「夏,大也。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華、夏一也。」(<定公十年盡十五年>)華夏是個褒義詞,指源自中土之「偉大」的禮儀和「美麗」的服章;偉大和美麗都是主觀的;漢文化臣民之所以對禮儀服章有此主觀情感投入,乃是因為他們肯定禮儀服章背後所盛載之「禮義」(文化價值)。自從獨尊儒術以來,漢文化之價值就被理解為,禮傳服章之標準就以周禮為標準。

 

韓愈曰:「諸侯用夷禮則夷之,夷而進於中國則中國之。」(《昌黎文集.原道》)「禮義」就是依儒家之四書五經所確立。故朝鮮、日本、越南漢化之先,必習儒學,而非獨學漢字。華夷之辨所高舉的僅為漢文化之道統(周禮,雅稱之為「華夏」),而非中原之地,或是中土漢族人之血統。故此,夷狄可以成為華夏,而華夏之人亦可因為「失禮」而淪為夷狄。此稱之為「華夷變態」;日本儒學者林春勝曰:「崇禎登天,弘光陷虜,唐魯才保南隅,韃虜橫行中原,是華變於夷之態也。」(《唐船風說書》)是故滿清入關後,中原非華夏。中共建政後所建之「中華人民共和國」,奉行馬列毛鄧思想,禮崩樂壞、道德淪喪,實為夷狄,與華夏無關。若有人把今日中國之惡行歸究漢文化,實為不識華夷之辨,以為夷狄即為華夏;此乃愚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