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路與主權:香港與晚清之比較

自從19世紀蒸汽火車鐵路被發明以後,鐵路運輸就隨著英國等西方列強的殖民擴張,在全世界迅速發展起來。鐵路不僅帶動了社會經濟之發展,大大降低了陸路運輸的成本,縮短了客運與貨運之時間;而且還成為加強控制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的政治與軍事工具。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鐵路更成為各國運送士兵與武器的主要交通工具。故此,列強在晚清不斷修築鐵路時,雖然帶動了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但是也加深了對中國大陸的剝削與操控。

 

鐵路是列強瓜分中國的重要工具。1896年《中俄密約》第五款定明,若日本侵略中國或朝鮮土地,「可用第四款所開之鐵路運兵、運糧、運軍械。」1898年《膠州灣租借條約》第四款亦定明,德國在山東省所建立的鐵路沿線上,「允准德商開挖煤觔等項及須辦工程各事」。然而,列強尚算是公道的;起碼他們是自己出資建鐵路,而不是要清朝自行建一條鐵路給他們運兵或開礦。

 

可是,今日的香港竟然不如昔日的滿清。香港人被迫拆了菜園村,付了853億港元去興建這一條只有26公里的高鐵。然而,高鐵建成後,西九龍的高鐵總站卻不是完全屬於香港人的。香港政府竟然計劃在車站內劃出樓層為「內地口岸區」,以便進行一地兩檢,更將月台及列車列為中國大陸管轄範圍,而且中國對此區域有刑事的司法管轄權。如果你在西九龍車站的中國大陸管轄範圍裡犯了事,那中國公安就可以在那裡把你直接拘捕。此乃違反基本法附件十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221號〉中對於香港領土的清晰界定。當然,接照中國人那種不講道理的民族個性,他們才不會認真的根據基本法修憲程序去修改附件十一的香港領土定義,而是會隨便叫人大常委釋法,總之就把中國政府的一切暴行合理化就算了。

 

然而,香港之所以能夠被「割地」的前提,就是香港已經被當成了是一個可以被侵略、可以被割讓土地的主權國家,猶如滿清一樣。基本法既然聲稱香港之主權屬中國,言則香港人只是租客,中國人才是業主,香港人是在租用香港來居住;那麼租客又怎能在自己的單位上割出一小片土地分租給業主用來設立保安室、安置保安員和擺放武器呢?高鐵西九龍站的割地事件根本就是荒謬絕倫。

 

本來只要中港雙方願意在中國大陸境內設立一地兩檢管制站,效法深圳灣口岸一樣,由中國與香港雙方另行立法,則可以避免在香港割地的爭議。因為根據基本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國才是主權國家,而香港的主權也是屬於中國的;那麼香港政府又怎可能有權在香港境內把其中一塊土地割開了,視之為「內地口岸區」,直接實行中國法律,並且容許中國擁有司法管轄權?但中國是主權國家,因此中國政府就有權在中國大陸境內把其中一片區域劃為特區,而身為特區的香港是無權建立特區的。而且涉及割地的爭議,就一定會挑起香港人(特別是本土派)的反彈。在胡溫的時代,中共主張統戰,提倡和諧,故不會與香港人硬碰,不會直接一腳踩在香港人頭上。然而,在習近平這瘋子主政之下,一切政策都是以階級鬥爭為綱領,他才不會理會香港人的弱小心靈;更何況香港當前的反對力量已經分崩離析,就是今天人大常委忽然宣佈九龍城寨回復昔日的外飛地地位,為中國直屬領土,直接實行中國法律,香港社會也不會因此而出現大規模反抗。

 

晚清之覆亡導火線是四川保路運動;清狗為了支付賠款,決定把全國鐵路收歸國有,包括川湘鄂三條民間商辦的鐵路,因而引起了四川大規模的不合作運動。湖廣的革命黨人趁湘軍被調往四川鎮壓之際,發動起義,結果推翻了清狗的統治。不過今日香港人自甘墮落,對於自己的土地和金錢被搶奪亦視若無睹,當然不可能發動任何大型抗爭。或許,香港人是該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