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華夏化基督信仰?

基督信仰在華夏的本色化或華夏化若不把大秦景教計算在內僅由利瑪竇來華計起已經歷時四百三十多年。利瑪竇以後天主教傳教士亦繼承了其華夏基督信仰之精神這種「本土運動」甚至感染了聖公宗和基督新教。基督新教宣教士理雅各把四書五經譯成英文對儒學作出深入研究致力宣傳基督信仰實與華夏古道之上帝信仰相通。然而基督信仰華夏化的進程卻異常地緩慢直到今日竟然還有新教教會在爭論信徒能否向祖先牌位上香。

 

「華夏化」的本質是甚麼就是以基督信仰為體華夏文化為用使基督宗教完全紮根在華夏文化土壤裡成為華夏的宗教猶如漢傳佛教一樣。於是這就帶來兩個非常簡單的問題何為基督信仰何為華夏文化利瑪竇和理雅各這些「本土派」皆致力研究華夏文化之內容找出其與基督信仰相通之處。他們為後世的基督信仰華夏化奠定了一個大方向崇儒、抑佛、排道。在政治上儒家長期為官方哲學耶儒合流有利於向士大夫傳教在文化上儒家精神長期被視為華夏文化之中心佛道反而只屬旁支在哲學上耶儒合流比起耶佛和耶道合流容易得多。故此華夏化的主軸是要令基督信仰「儒家化」而非「民間宗教化」。這不是說我等要排擠儒家禮儀當中的民間習俗而是要把儒家思想與民間信仰區分開來。例如祭祖上香不上香燒不燒炮仗切不切燒豬通通都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在於上香之目的到底是表達「孝」儒家還是把祖先當成神祗求庇佑民間信仰。故此台灣聖公會稱祭祖為「敬祖禮儀」天主教要求祖先牌位上刻上十字架天主教和聖公會皆容許向祖先上香惟上香時當讀禱文。

 

不過很多人往往只關心「何為華夏文化」卻不知道自己其實連「何為基督信仰」亦未搞清楚。禮崩樂壞的福音派空談聖經卻連一本像話的《要道問答》和信仰綱領也沒有更不要說有系統的教理和教會法。他們根本無法清楚地、系統地演繹自己的信仰從而找出基督信仰與華夏儒家互通之處再進行基督信仰本色化。利瑪竇的《天主實義》既系統地展述公教信仰和儒家思想亦清楚地證明兩者如何會通如何共融。在具體的華夏化禮儀操作上我等亦必須搞清楚儀文要表達甚麼意義而這種意義如何令華夏文化與基督宗教之精神合而為一。

 

名不正則言不順故此禮文之擬定必始於名相。禧福協會昨日於南昌地盤舉行的所謂「基督教拜神儀式 – 打鼓打進神的榮耀」本身就是名不正言不順。甚麼叫基督教「拜神儀式」據《說文解字》儀度也式法也。故儀式必有標準可依。然而此儀式的依據是甚麼聖經不是禮文書舊約聖經對於祭祀的規定亦只適用於聖殿的獻祭。聖經的經文為大公教會禮儀提供很多資源例如早晚禱課的啟應文和聖頌絕大部分出自詩篇然而儀式之規定要以禮文書去規範化方能成為儀式。「拜神儀式」不是基督宗教的慣用語「拜神」在漢文的語境多指民間宗教祭祀神明之典禮。儒家祭天、敬事皇天上帝亦少用「拜神」因為漢文中「鬼神」與「上帝」乃是不同的概念上帝才是至高者鬼神則不是。所以「基督教拜神儀式」就是改錯了名字令人以為是主辦單位是把基督信仰「民間宗教化」而非「華夏儒家化」。再者「 打鼓」如何「打進神的榮耀」打鼓不是不可以儒家祭天前亦有「鼓三嚴」跟教堂禮拜前敲鐘召集會眾實為異曲同工。然而打鼓怎能「打進神的榮耀」上帝之榮耀不會因為你「打鼓」而降臨上帝的榮耀乃是藉基督受死於十架上彰顯出來亦藉聖靈的大能在人身上彰顯出來而不是藉打鼓彰顯出來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

 

事實上如果要舉行基督宗教禮儀的地盤祝福禮的話可以參考我去年制訂的《基督在華夏開張禮儀》作出一點修改即可。先唱始禮詩然後劃十字聖號讀祝文讀舊約經課、詩篇及福音經課再讀使徒信經宣認信仰然後進入啟應禱文。接下來才進入「華夏化」之禮儀部分向上帝獻香、讀祝文禱告才切燒豬作謝飯禱告分予眾人。最後進入「祝福」禮儀的部分灑聖水。

 

制訂禮文的重點是要以有形之儀禮表達無形之信仰意義盛載聖道和上帝之恩典。故儀文必引經據典與聖經呼應。例如《基督在華夏開張禮儀》中的灑聖水祝文就大量引用聖經。「金光出於北方在上帝那裡有可怕的威嚴」乃出自約伯記37:22「主上帝必吹角乘南方的旋風而行」則出自撒迦利亞書9:14「這水往東方流去、必下到亞拉巴、直到海所發出來的水、必流入鹽海、使水變甜。」就出自以西結書47:8「上主必如獅子吼叫子民必跟隨他他一吼叫他們就從西方急速而來。」就出自何西阿書11:10。根據聖經及教會歷代禮儀傳統制訂儀文披上華夏儒家思想的外衣才是華夏化基督的正途。今日福音派之流不重教理不讀歷史不回顧教會禮儀傳統就東施效顰以為抄襲一點民間宗教的儀式就是本色化既是可笑亦是可悲。禮文詳見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1eSvyEro7Z-RVVaVy1qVTl4ZTA/view?usp=sharing

 

主後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